她在人體上作畫20年,將「裸女」隱匿於花草中,有人直呼驚艷,有人大罵瘋狂

0
556

本文轉自公眾號:創意果子(微信號:cygz999)


人體彩繪還能這麼玩?

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視覺藝術家Emma Hack,將人體彩繪玩到極致,遠看像一面牆紙,細看才知在每一張花草圖背後都藏着一個「裸女」。

用植物繪製出一面清新的濾鏡,眼花卻不繚亂。

每一幅作品,都仿佛在闡述某個故事,精美細緻,無比的和諧,自成一派。還有通透的色彩運用,人與畫早已融為一體。

傳統的蒲扇裡,藏着一個美人,貓頭鷹站立在其掌,如詩如畫般美好。

白綠相間,少女挽起髮髻,聽風聲聞花香,享受這片刻的寧靜。

看完這系列創作圖,Emma徹底打破了我們對性感和優雅的認知,並捉弄了我們的感官。

原來,人與大自然本就如此和諧。

動物和人是真的,其它皆為彩繪的。

曾經在這個「人體彩繪」,究竟是藝術還是「噱頭」的爭論中,人們常常只關注到「裸體模特」,並沒細品「彩繪藝術」,導致着一直以來存在的偏見。

而藝術家Emma Hack,20多年來憑着自己堅持不懈的努力和執着追求,將「人體彩繪」玩出新穎和高級,終打破大眾成見,令人過目不忘。

在她的作品裡,有人說,看見了夢幻和神秘,也有人看見了理想與堅持,還有人看到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。

一面牆,一個模特,一支畫筆,Emma一人就完成了所有環節,攝影當然也是自己。

在她的神奇畫筆下,人物產生了變色龍般的偽裝效果,沒有主次的突顯,更多是一種敬畏感, 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。

然而,曾經的Emma被人罵「瘋子」,畢竟每完成一幅作品都是高負荷的19小時作業,幾乎不眠不休。

如果,不是熱愛,還有什麼支撐着她堅持的信念。

當然,肯定很多人會顧慮到顏料對人體健康的擔憂。

放心啦,Emma會在繪圖前先給模特打底,然後再上兩層植物顏料,等待干透後,才使用無刺激、無污染的顏料作畫。

除此之外,針對不同的風格,模特或纖細或凹凸有致的形體,Emma的構圖和顏色的搭配都極具考量,追求極致的完美。

而且,有時候她需要同時對模特和背景進行彩繪,工作量非常大。

這漫長的十幾小時,Emma需要時刻保持清醒和放鬆的心態,才能達到作品的渾然天成。

不僅如此,這大量的花草圖案等,還十分考驗創作者的審美了,怎樣將這些元素巧妙的運用,以及色彩的不俗,都是美學的考題。

夜深了,貓頭鷹棲息在枝丫上,微風吹拂樹梢,四周靜悄悄的,萬物好似都沉靜,只有它還保持清醒,環顧這周遭,守候着護林使者。

Emma的靈感似乎用之不竭,大概人只有在做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時,潛能才能被無限的激發,不眠不休的戰鬥着,永不疲倦。

除了愛花愛鳥,Emma還十分痴迷中國的花鳥畫,這也是她一直想要去追求的境界。

Emma說: 「當靈性的動物出現,人類努力淡化自己,卻又忍不住多親近這些小東西。」

本就出生在「植物天堂」的澳大利亞南方小城的她,從小就是奔跑在廣袤的果園和田野間,植物和小動物都是Emma最好的夥伴。

所以,她如今也算是一直在堅持心底的熱愛,將人體輪廓與植物完美的融合,內心的創作源泉不斷被激發。

還有,為了模特的皮膚健康,Emma自己研發了對人體安全的植物顏料,她希望自己的藝術,在創造美的同時,也不要給世界留下任何污染。

儘管,這20年來,外界對她藝術作品的非議從未間斷,但Emma並沒膽怯或止步,而是用自己的努力和實力向世界證明,最終用作品說話,人們讚嘆不已。

如今,全世界收藏家搶着要買她的作品。

不過,真正讓Emma Hack在國際上名聲大噪的,是她將人體彩繪首次嘗試融入到歌曲《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》的MV裡,歌手伴着音樂跟隨故事流轉,一點點融入畫面。

而這部MV當年點擊播放次數超過10億,更是獲得了格萊美音樂獎,當然Emma花了23個小時才創作完成。

漸漸,隨著知名度的擴大,Emma也開始在世界各地辦展,用繽紛絢爛的作品,驚艷著世人,充滿生機。

並且,還被邀請製作南澳汽車的海報設計,這個創作難度也是頗大。

雖然,當初見到Emma Hack的人體植物彩繪作品,有人以欣賞贊嘆,也有人以不堪入目,但是不管怎樣,無法否認我們從作品中,看到了人與自然的和諧。

人體的靜態美與植物的「鮮活」,是這般的美好如一。

你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這世界,那它在你心中就是怎麼樣的。

而純粹之人,總能看到美好一面。